切换到宽版
  • 1898阅读
  • 0回复

医院深夜值班,却撞见丈夫带小三孕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0362
铜币
28754
威望
237547
贡献值
1000348
银元
1000497
好评度
100056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1-03
宋清月曾幻想过无数次她和沈屹琛再一次见面的场景,但她做梦都没想过,再见面,沈屹琛会是带着其他女人来看妇产科。
有生之年能作为医生帮自己的老公和其他女人看病,她也真是心大,算没白活,赶了一回狗血的潮流。
“宫外孕,得尽快安排手术。”宋清月清冷的嗓音如同泉水击石,掀眸淡淡看了一眼坐在她对面脸色苍白的宁晓媛。
开了单子后,语气悠悠道,“先安排好,尽快动手术对身体损害小。”
“清月姐,我可以……可以不要动手术吗?”宁晓媛一双秋水眸噙着泪,看上去就分外惹人怜惜。
宋清月眉目未动,扬唇一笑,“可以。”
宁晓媛脸上的笑意还没扩开,就听到她不冷不热的话,“不做,等着收尸。”
“不是说可以保守治疗吗?我来的时候可都在网上查过资料,清月姐,你……”
“网上?”宋清月淡淡浅笑,“百度出来的东西本来就掺了假,既然这么不愿意相信医生的话,那你回去吧!”
“安排床位。”
陪同宁晓媛来的沈屹琛面如冠玉,湛黑的眸如同剔透的黑曜石,沉甸甸的望向宋清月。
宋清月在沈屹琛的目光下微愣,挑眸看了他一眼后,公事化的开口道,“今天就住院,检查完后就安排手术,有问题吗?”
“没有。”
“不要!”宁晓媛拉下了脸,拉着沈屹琛的衣角撒娇,“屹琛哥,我不要动手术!”
“你乖,不动手术会有危险,你的情况太严重不能拖了。”原本冷着脸的沈屹琛,在面对宁晓媛时眉目温和了下来,眼底流淌着的柔情刺人眼睛。
宋清月下意识的撇开了视线,“决定好了就去缴费,我还有其他的病人要看,麻烦让让位别耽误我的时间。”
沈屹琛体贴的将宁晓媛扶了起来,临走之前,眸色幽深的看了宋清月一眼。
“宋医生,刚刚那位病人的老公好帅啊!又帅又温柔体贴,那个女病人可真有服气!”
老公?
宋清月微微勾了勾唇角,对,她也觉得能嫁给那么温柔处处为老婆着想的男人很幸福。
可惜……
被他精心护着的是别人的老婆。
宋清月讥诮的扬起唇笑了笑,淡然出声道,“小云,去看看还有几个病人。”
被宋清月点了名,原本还在花痴的小护士忙收敛了下来,投入到了工作中。
忙活了一早上,预约的几个病人都已经看完诊了,宋清月准备去医院食堂吃午饭的时候,拉开门,看到门外等着的沈屹琛,细致的眉线微微上挑。
略凝神,宋清月礼貌疏离的笑了笑,“沈先生,好久不见。”
“沈……先生?”似乎是她的称呼令沈屹琛感到讶异,他挑起眉梢,温隽的俊颜流露出寡淡的笑意,“我和宋医生的关系,好像不用这么生疏寒暄。”
宋清月觉得沈屹琛这个男人可真好笑,跟情人到医院来看诊,主治大夫却是自己的老婆,他还能这么云淡风轻,也真是难为他了。
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哦?沈先生是认为我们的关系很熟稔吗?”宋清月满不在意的捋了捋长发,笑着反问。
沈屹琛听了宋清月的话后,黑眸流转着的浅浅光华,温热的气息渐渐逼近宋清月,“睡过,算不算熟?”
沈屹琛盯着宋清月看,似乎是不想错过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可遗憾的是,他看了很久,宋清月都没什么反应。
没能从她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的情绪变化,黝黑的墨瞳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望,他站直了身,堵着门口,“聊聊?”
“你拦着门,我有拒绝的余地?”
不咸不淡的回了沈屹琛一句后,她就率先转身往里走。
见状,沈屹琛进了她的办公室,顺手将房门反锁起,步调缓慢,视线流转在她办公室内,“最近,过得好吗?”
宋清月坐下后就听到了他的问话,顿感无语,“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这种废话?”清冷的目光淡淡凝向他,“如你所见,能吃能睡,能跑能跳,好得很!”
“沈太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什么时候?宋清月也记不清了,可能是在无数个冷清的夜里,从怀着满腔期待和爱慕渐渐走向绝望的深渊时,她已经学会了不再去将脆弱的一面流露在沈屹琛面前,学会戴上面具跟人周旋,哪怕打落牙齿也得和血吞下肚。
长睫微颤,宋清月寒了声,颇为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沈先生,我午休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我需要半个小时用餐还需要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你要是没什么要紧的事,麻烦先从我办公室离开,ok?”
沈屹琛黑眸淡淡睨了她一眼,长腿一勾拉来了凳子后,坐下,“我有事跟你谈。”
“说!”
宋清月的不耐烦和对他态度的变化令沈屹琛莫名的感觉不愉,过去她可不是这样的,跟鼻涕虫一样跟在他身后,稍微对她好一点就会羞红脸。
现在……
目光触及到她清冷的眉眼,微微沉着下来,带着一股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怒气,“我要求换一个医生”。
她一愣,抬头就撞进了幽深的墨瞳,沈屹琛眼底的审视令宋清月心内咯噔一下。
温凉淡漠的话缓缓从他嘴里吐露出来,“有问题?”
宋清月捏紧了手,苍白的指尖攥着拳头,“我需要一个理由,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医术?”
“我是不相信你的人品。”沈屹琛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不避不让。
这个意思是……怕她伤害宁晓媛?
怕她以公谋私荼害他的心头肉?
沈屹琛坦诚的不信任让宋清月僵住,就这么在乎宁晓媛吗?当宝贝一样护着,生怕有人害了宁晓媛。
那她呢?她算什么?她怀孕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来做产检,连流产了,都是她一个人,沈屹琛从来没有出现过,更没有过问过一句关心的话……
心口细细麻麻的疼缠绕上来,宋清月不断的调整呼吸,每一次艰难的喘息都是窒息的疼痛。
好半晌,她才松开了紧攥着的手,牵强的扯着嘴角,“好,既然沈先生这么不信任我,那出门左转第一间办公室去找孟姜医生。”
倔强的盯着他,默默告诉自己不疼,一点都不疼,忍着,至少别在重逢之后跟他示弱……
沈屹琛淡淡的睨了她一眼,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刺痛了宋清月的眼睛。
他淡淡说着,“如果爷爷那里听到了什么风声,宋清月你应该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
下场?是,她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几年前,她用孩子的命弥补了错误,这就是她的下场付出的代价。
“你放心,我没时间管你的风流韵事。”宋清月撇开了头,不去看他。
沈屹琛冷嗤了一声,站起了身准备离开,“我希望你说到做到,而不是又在背地里告状。”
门一关上,她就瘫软了下来,觉得心口空空的,多呼吸一口都疼的喘不过气来。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宋清月眼眶微微发涩心底翻搅着苦水,为什么沈屹琛对她的孩子就这么漠不在乎呢?
宋清月食不知味的戳着食盘里的白米饭,思绪早已经飘远。
“宋医生?宋医生?”
孟姜抬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嚷道,“想什么呢你?”
恍惚回神,看向孟姜,略显呆滞的问,“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叫你几声你都没有反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中邪了。”孟姜嘴里塞着满满的饭菜,边嚼边说。
宋清月脸色很淡,隐隐有着不耐,越想沈屹琛的事就越烦躁,索性撂下了筷子,沉声道,“我吃饱了。”
“啊?”孟姜看了一眼她食盘里被戳的乱七八糟的白米饭,“可是你都没动啊……”
宋清月刚准备起身,就听见远远的有人喊。
“孟医生、宋医生,不好了!”护士站的小云急匆匆的跑过来,气喘吁吁道,“不……不好了……5……501病房的孕妇大出血,现……现在情况危急……”
501?
孟姜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501病房的就是那个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难伺候的很!”
宋清月微微愣神,见状,孟姜开口帮她解释,“就是那个从你那儿转到我这的病人!”
这么一说,她就知道是谁了,宁晓媛?
“宋医生,我突然想起来等会儿我还有个手术要做,要不你帮我去看看?”
见她看过来,孟姜格外严肃的板下脸,“我真的等会儿就要去做一台手术,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总不会置之不理吧?”
“……”她都这么说了,宋清月也不好再推辞,起了身跟在小云身后。
才靠近病房门口,就听见沈屹琛愤怒的低吼声,“医生呢?怎么还不来?”
宋清月敛了敛长睫,迈步进了屋。
粗略的扫了一眼,床脚边一名中年妇女靠墙站着,这个女人宋清月认识,她是宁晓媛的婆婆。
她曾有幸被沈屹琛带着去参加过宁晓媛的婚礼,见过宁晓媛的婆婆一面。
悠悠回转视线,见沈屹琛紧张的握着宁晓媛的手,不时的柔声安抚,“晓媛你忍着点疼,医生很快就来。”
“医……”他转过头就看见了宋清月,皱眉道,“怎么是你?孟医生呢?”
“她还有手术。”
“换人。”
听见沈屹琛的话,宋清月心脏被针微微的刺了一下,泛着疼,面上仍旧清冷,“除了我以外,其他医生都有安排。”
视线落在脸色苍白冒着虚汗疼的死去活来的宁晓媛身上,她轻嘲的勾了勾唇角,“沈先生你是想看着你的心头肉就这么疼死还是让我来救?”
黑眸微怔,沈屹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榻上喊疼的小女人,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心疼。
良久,他才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退让了一步,“救人!”
宋清月淡淡一笑,忽略掉心间蔓延开的苦涩,有条不紊的吩咐,“二号手术室还空着,将病人送过去,另外去将李医生叫到手术室去候着。”
一行人急匆匆的赶了过去,在宋清月要进手术室之前,手腕突然被人握住。
掌心的灼热烫伤了她的皮肤,她回过头,对上那双讳莫如深的黑眸,眼底闪烁着暗芒,沈屹琛哑着声整个人都颓废了不少,“晓媛她……只是个病人,我希望你能够放下成见,尽力救治她……”
 
华夏医疗论坛一直致力于推动帮助民营医疗产业发展,是嫁接民营医院各营销团队与职业经理人“桥梁式”网络互动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