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768阅读
  • 1回复

路上撞了个小孩,到医院才知道竟然是我儿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0362
铜币
28754
威望
237547
贡献值
1000348
银元
1000497
好评度
100056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1
医院。

蔚澜坐在手术室门外,看着墙上挂着的那个正在闪烁着红光的手术灯,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又觉得眉心有些紧绷,她闭了闭眼睛,用手按了一下。

刚回来开车就撞到了人,看来桐城和她真的是八字不合!

想到撞到的还是个小孩子,蔚澜的一张小脸上更加写满了担忧。

手术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摘下口罩询问:“谁是病人的亲属?”

人是蔚澜撞到的,现在那小孩子也没有其他的亲人到场,她当然要负责,刚想站起来走过去,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一阵沉稳矫健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低沉却十分好听的声音传来:“我是。”

就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让蔚澜的背脊狠狠地一僵,一男一女从她身边经过,她始终眸光平视着前方,没有低下头但是也没有抬起头。

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小片的剪影,她的脸看似平静,但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耳边一直在回响着别人说话,但蔚澜没有听清楚他们具体在说什么,因为此刻她的脑子是混乱不堪的。她早就想过,回到桐城迟早是要见到陆予骞的,但从未想过,会这么快就见到了他,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见面。

蔚澜放在膝盖上的一只手掐了一下大腿肉,等自己稳定心绪,她重新看过去。

男人与女人皆背对着她,只能看得到侧脸,男人一身剪裁合宜的西装,眉眼深邃,修长挺拔的身材将冷峻衿贵的气质彰显无遗,举手投足间皆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卓然气势。

女人穿着宝蓝色的连衣裙,长而卷的头发,五官精致。

两人正在和医生说着话。

蔚澜听到医生问:“两位是病人的什么人?”

陆予骞张了张薄唇:“我是他爸爸。”

蔚澜就坐在离他们不远的椅子上,这五个字她听得清清楚楚的,她终于低下头,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脚。

“谁撞到辰辰的?”陆予骞身边那个女人开口问道。

有人往蔚澜这边指了指,她站起来,还没等她走过去,公司给她在桐城安排的助理张航也赶过来了:“蔚经理。”

蔚澜看了年轻的男孩一眼,点点头,迈开脚步走过去,弯腰致歉:“很抱歉,是我开车不小心,我愿意承担所有的费用和责任。”

女人打量了蔚澜一下,张开红唇缓缓地开口:“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

她话音刚落,手术室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医护人员将病床推了出来,躺在床上的是个约三四岁的小男孩,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

陆予骞跟着离开,只留给他们一抹凉薄英挺的背影。

“予骞!”杨佳音没有心思再去管蔚澜,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见他没有理会自己,她便匆匆的跟上去。

直到他们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张航才出声:“蔚经理,刚刚我去问了,那孩子他没什么大碍,只是脚踝受了点伤。”

见蔚澜在沉默,张航以为她没听到,又道:“蔚经理?”

蔚澜点点头,捏了一下眉心骨,淡淡的瞥了张航一眼:“我知道了。”

“刚刚那个好像是陆予骞,蔚经理,陆予骞你认识么?”张航脸色担忧,眉头微皱的说了一句,没想到蔚澜撞到的是陆予骞的儿子,在整个桐城,谁不知道陆予骞?

这座城市第一豪门家族陆家的唯一继承人,坐拥整个陆氏江山,传闻他手段狠辣,不知踩了多少人的尸骨往上爬,所以才能用短短几年的时间在盘根错节的陆家爬的最高。

蔚澜转过身没有说话,陆予骞她怎么会不认识?哪怕这几年她在国外刻意去忽视所有来自于桐城的消息,但是陆予骞这个名字,还是像魔咒一样的出现在她耳边。

她知道陆予骞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他如今的身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航还想说什么,但是看蔚澜好像没有什么心情,便转移了话题:“蔚经理,因为你将要留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公司给你安排了住处,你也累了吧,我先送你回去收拾东西再送你去住处,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麻烦你了。”蔚澜点了点头,昨天刚到桐城,公司给她配了车,今天本来是开车去看她父亲的,回来的路上出了事。

那小男孩忽然从路边冲出来,就是为了捡一个气球,当时蔚澜已经及时刹车了,但是没想到还是来不及,撞到了他。

两人走出手术大楼之后,有交警上前,出示了一下证件:“蔚小姐,请跟我们去一趟警局。”

因为之前他们已经过来做了记录,张航道:“警察先生,这件事不是我们蔚经理的责任。”

交警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是不是她的责任,我们自有定论。”

“算了,我和他去一趟。”蔚澜摆了摆手。

……

蔚澜原以为自己过去警局只是交代一些事情,很快就能离开,怎么知道,竟然在这里整整待了一夜!

这样一件简单的交通案件怎么可能会被扣在警局一整夜!这件事肯定和陆予骞脱不了干系!

桐城现在处于夏天,蔚澜离开警局的时候,天色已经泛白了,一夜未睡,眼睛痛头又昏沉,她咬了咬牙,暗骂一句:“该死的陆予骞!”

竟然害她在警察局待了一夜。

张航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看见她出来,连忙上前:“蔚经理,累不累?我送你回去休息。”

蔚澜点点头,一整夜未睡,她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的休息。

他们的车刚离开,一辆黑色的宾利从警察局对面开出来,缓缓地驶向路面,坐在驾驶座的男人透过车前镜看了一眼后面坐着的男人。

陆予骞修长干净的手撑着额头,薄唇轻抿:“之城。”

“陆总,请吩咐。”

蔚澜他们的车还没走远,陆予骞眯了眯深邃的眸子,眸光从车窗外转回来:“弄清楚蔚澜回桐城做什么。”

“是。”

蔚澜在酒店睡了一个上午,下午快一点的时候才醒来的,睡是睡了这么久,但其实没怎么睡着。

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接到张航的电话,提醒她晚上有个饭局。

因为回来这两天发生太多事,蔚澜还真的差点就忘记了这回事。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她收拾了一下,换了衣服,去了医院。

虽然医生说那孩子没什么大碍了,但是人是蔚澜撞到的,她觉得怎么样都要亲自过来医院看看。

在外面买了水果,问了病房号,她便去了病房。

病房里只有那个孩子和一个中年女人,女人看到了蔚澜,询问道:“这位小姐,你是?”

陆景辰早已经醒来,穿着小小的病号服,一张漂亮的小脸上已经不像是昨天那么苍白,恢复了红润,现在正坐在床上玩玩具,听到声音,他眼巴巴的看向门口。

蔚澜指了指陆景辰:“我来看看他。”

女人闻言一笑:“你是少爷的朋友吧?快请坐。”她边说边搬了一张椅子放在病床前。

“谢谢。”蔚澜将水果放在床头柜上,坐了下来,看着陆景辰,微笑:“小朋友,你好。”

陆景辰满脸的疑惑:“阿姨,你是谁?”

“我昨天不小心撞到你了。”蔚澜指了指他脚踝上包裹着的纱布,笑道。

“我叫蔚澜。”蔚澜顿了顿,柔声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其实蔚澜只是单纯的想要套近乎,但陆景辰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内却充满了戒备:“阿姨,你想拐卖我么?”

蔚澜听他这么一说,失笑,她真的觉得面前的小包子太可爱了,刚想说话,陆景辰打量了她好几下,用小手托着腮,又开口了:“好吧,看你长得这么漂亮又不像是坏人的份上,我告诉你吧,我叫陆景辰,我今年……”

“他今年三岁。”

一道冷冽低沉的声音横插了进来,紧接着,陆景辰被人从床上抱起来,离开了病房。

直到那道英挺颀长的身影快要离开病房,蔚澜才回过神内,马上起来追了出去。她看到陆景辰被陆予骞抱在怀里,他脑袋搁在他宽厚的肩膀上,见她出来,笑眯眯的对她挥舞了一下小手。

蔚澜也朝他挥了挥手。

陆景辰小脑袋凑到陆予骞的耳边,揪了一下他的耳朵,小声道:“爸爸,可能是因为你老了,所以记性不太好,我今年四岁了,不是三岁。”

他边说还边用手戳了戳陆予骞的头。

“爸爸,你带我去哪?”见陆予骞不理他,陆景辰又道。

“去打针。”

“爸爸……!!”陆景辰大叫一声,瞪大了眼睛,委屈而又小心翼翼的看着陆予骞:“能不打么?”

陆予骞勾唇笑了笑,颠倒众生的姿态:“你说呢?”

“不能……”陆景辰趴在陆予骞的肩头上,闷闷的道。

陆予骞将他抱到医生办公室:“陆景辰,以后还敢甩开张嫂,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么?”

“不敢了。”

离开了医院,蔚澜坐在车上,接到了母亲何如卿的电话:“澜澜,去看你爸爸没有?”

“看了。”

昨天就是在墓园待了一整天,陪着蔚海涛,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不小心撞到了陆景辰的。

离开桐城五年,父亲走了四年,这几年间,她是第一次回来。

何如卿的声音很伤感:“在桐城的这段时间,经常去陪陪你爸爸,这次离开了,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了。”

“好。”

结束了通话,蔚澜拿下蓝牙耳机,开车回酒店,这几年桐城变化很大,如果不是有导航的话,她几乎都不认识路了。

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的城市,有一天她竟然会感觉到这么的陌生。

就如同她和陆予骞一样,很久之前她也不会想到,他们之间会这么的陌生。

当年离开桐城的时候,原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的,但现在还是回来了。

回到了酒店,蔚澜在张航的帮忙下收拾了东西搬到公司给她安排的住处。

公寓位于桐城的一处高档住宅区,环境很好,面积不大,但是蔚澜一个人住已足够。

张航帮她将东西搬进来之后,道:“蔚经理,我就不打搅你了,有什么事的话给我打电话,你准备一下,晚上我过来接你去参加饭局。”

蔚澜点点头,张航离开后,她拿出手提电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工作。

晚上这个饭局比较重要,是她回到桐城之后,第一次和这座城市的生意人见面,她自然要好好的准备。

蔚澜这几年在美国一个华人所创立的名叫雅莱的化妆品公司上班,雅莱的老板也是从前也是桐城人,如今想将这里设立分公司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她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派了回来。

公司认为她是桐城人,派她回来开拓市场也容易些。

但他们都不知道,她整整五年都没有踏进桐城这片土地了。

……

晚上七点,柏宁大酒店。

蔚澜停好了车在侍应生的带领下,来到了包厢,敲了几下门,拉开门走了进去。包厢里坐着好几个男人,都是这座城市的权贵,张航正在招待他们,一见到她,连忙带着她进来:“各位老板,这就是我们分公司的市场部经理蔚澜。”

蔚澜从在门口就已经换上了一副十分迷人的笑容,她穿着细跟的黑色绑带高跟鞋,简简单单的一字肩白色衬衣搭配黑色的A字裙,身材高挑而又纤细,五官精致,肤若凝脂,一进来就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她放下了公文包,端起酒杯,落落大方的对在座的人道:“各位老板,我敬你们一杯。”

这些男人倒是很给她面子,都端起酒杯喝了酒,有个男人道:“早就听说雅莱这次的负责人是蔚小姐了,没想到蔚小姐原来这样的年轻漂亮。”

“过奖了。”蔚澜微笑道:“以后还请各位老板多多指教。”

蔚澜的话音刚落,包厢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只听到有人道:“陆少,您来了,快请进来。”
蔚澜的背脊僵了一下,她在来这里之前都将今天晚上会出现的人的资料看了一下,清楚的知道哪些人会出现,她不记得名单里有陆予骞的名字。

她朝张航看了一眼,他也暗中摇了摇头。

陆予骞和傅之城从外面走了进来,这里面的人此刻都站了起来,态度看起来恭敬有礼,一副讨好的模样。

甚至有人立刻将自己的位置让出来:“陆少,不介意的话,坐这里。”

陆予骞朝他颔首:“王总客气了。”

他坐下来之后,眸光在全场巡视了一遍,经过蔚澜身上的时候,也不过停留了几秒,随即转开。

那眸光波澜不惊,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有人主动介绍起蔚澜来。

“蔚澜?”陆予骞薄薄的性感的嘴唇勾了勾,挑眉:“几年前因为投资失利,一夜之间破产的蔚氏集团千金蔚小姐?”

蔚澜一怔,没想到陆予骞这么快就将自己的底给掀了出来,她知道他是故意的,想让她难堪。

从前蔚家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魄。

蔚氏破产,父亲蔚海涛跳楼身亡,她与母亲,弟弟被逼的远走异国他乡,五年不曾踏回来一步。

听到陆予骞这么说,大家看着蔚澜的眼神也带着些异样了,大概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从前风光无限的名门千金,如今却要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吧。

蔚澜身边坐着的王总笑道:“听陆少这么说,是早就和蔚小姐认识?”

“不认识。”陆予骞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语气疏离而淡漠:“蔚这个姓很少见。”

蔚澜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的握了一下,掌心濡湿,全是汗,她觉得自己可笑,迟早都会遇到,过去早就过去了,为什么不能从容淡定?落落大方?

她微笑了下,拿过酒瓶往自己酒杯里倒了酒,再度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笑容依旧,往陆予骞那边敬了一下:“我怎么会认识陆少这样的人物?”

那真是可惜了,一旁的张航在心里暗叹,陆予骞年纪轻轻,已经在桐城商界撑起半边天,谁见了不给他面子?如果蔚澜真的认识陆予骞的话,对他们将来在桐城开拓市场会很有帮助。

蔚澜原本以为陆予骞不会喝酒,但没想到他却端起酒杯,摇晃了一下里面猩红色的液体,微扬起下颚,一饮而尽。

王总在旁边看着,觉得有些疑惑,平常陆予骞是很少会出席这些饭局的,今天晚上却主动出现了。

饭前的寒暄已过,菜也陆续端了上来,酒过半巡后,有人道:“不知蔚小姐对你们雅莱化妆品在桐城的未来有什么想法?”

“我这里有一份关于雅莱的概况和未来发展的计划书……”蔚澜边说边拿过公文包,从里面拿出文件,只是还没等她继续往下说,便听到一道声音:“现在吃饭时间,说起工作的事情不会觉得太扫兴?”

大家都往陆予骞那边看了看,全场静默了一下,刚刚主动提起这个话题的男人连忙道:“陆少说得对,吃饭时间说这些确实不应该。”

陆予骞都这么出声了,自然没有人再提起雅莱的事情。

计划书还在蔚澜的手上拿着,她的手举起来,就在半空中,甚至在此刻都显得有些尴尬。她暗中咬了咬牙,银牙在红润的下唇咬下了一小道细小的牙齿印。

她就知道今天晚上陆予骞出现在这里不怀好意,她现在甚至怀疑陆予骞是一早知道她在这里,所以故意过来刁难她的。

她将计划书放下来的时候看了张航一眼,他的脸色同样有些担忧。

蔚澜作为市场部的经理,这几年什么没见过?她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人捧在手心上的千金大小姐,她知道目前的情况,不适合再谈下去,只能改天再找个时间谈。

她将计划书放下来,微笑着点头:“刚刚是我太着急了点,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好好的吃饭。”

她重新坐了下来,之后在和别人喝酒交谈的时候,总感觉身上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她知道那道视线来自于谁,当她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陆予骞就那么坐在那里,端着酒杯在摇晃,包厢内天花板上的光线投射下来在他的袖扣上折射出光芒,他性感的喉结滚动了几下,又喝下了一杯酒。

酒过半巡,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蔚澜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来,用手撑着额头,觉得自己已经有点醉意。

她无意中看向对面,发现那个位置已经空了。

他已经走了么?

她也站了起来,对张航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离开洗手间,蔚澜也不想这么快就回去包厢,她经过走廊的时候打开了落地窗,去了阳台上吹风。

蔚澜其实挺心烦意乱的,她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才会想得太多,但现在站在外面被夜晚的风吹了一阵之后,却感觉好多了。

她刚想回去,却见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是刚刚在包厢的李总。

“这么巧啊,李总。”

他面色潮红,一看就喝了不少,靠近的时候带着满身的酒气,蔚澜暗暗皱了皱眉:“李总,我先回去了。”

还没等她离开,手腕忽然被拽住,李总打着酒嗝在笑:“蔚小姐,这么快离开做什么?我们在这里聊聊天?”

要是换作以前的蔚澜,面前的情况,她肯定一巴掌就打过去了,但如今,她只能忍:“李总,你喝醉了,松开手。”

“我没醉!”李总大叫了一声,笑道:“蔚小姐,我和你爸爸以前也有交情,对于老朋友的女儿,我也愿意帮助,只要你……呵呵……”

一听就是不怀好意的笑声,蔚澜的怒气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冷声道:“李总,请你自重。”

但李总不但没有松开手,反而想要搂过去,只是蔚澜巧妙地躲开了而已。

正在拉扯间,一道戏谑又冷漠的声音突然传过来:“怎么这么好兴趣?”

两人同时看过去,发现陆予骞高大的身影站在阳台门口,他眸光淡淡的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中,挑了挑眉:“看来我打搅你们了?”
 
华夏医疗论坛一直致力于推动帮助民营医疗产业发展,是嫁接民营医院各营销团队与职业经理人“桥梁式”网络互动交流平台。
离线小婧婧

发帖
6
铜币
42
威望
55
贡献值
10
银元
5
好评度
1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7-28
说什么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