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780阅读
  • 0回复

我抱校花去医院,她却红着脸骂我是留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0362
铜币
28754
威望
237547
贡献值
1000348
银元
1000497
好评度
100056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8
华夏首都,凤京大学大门口。

一个背着军绿色背包的少年大步向大门里走去。
“同学,你的校牌呢?”门卫在窗口大声喊道。
少年缓缓转过身来,略显羞涩地道:“领导,我是新来的学生,还没报到呢,所以还没有校牌。”
这一声“领导”,把那门卫叫的心花儿开,脸上一肃,似乎自己真的变成了领导,从里面走了出来,很是认真地上下打量了这少年一遍。
根根竖起的头发,象一个刺猬一般,古铜色的皮肤,浓浓的眉毛,挺直的鼻梁,嘴唇有些厚,样子很是憨厚木讷
上身一件已经洗得有些泛黄的白衬衣,下身是一条显得有些破旧的牛仔裤
已经看不出其最初的颜色了,脚上穿的是一双很旧的跑鞋。
俨然,这应该是一个从农村来的穷人家的孩子。
门卫心里一声轻叹,心想这孩子估计是家里太穷,凑不到学费,所以才来晚了,可惜了。
脸上却肃然道:“这位同学,现在都开学一个多月了,怎么你才来学校?
按照规定,学校会当你自动放弃入学资格处理,你现在进去也是报不了到的。”
少年木讷地摸了摸头,小声地道:“我请过假了,好像,好像学校同意我晚来两个月的,我现在还提前来了呢,不知道学校领导讲过的话能不能作数?”
“哦,原来是这样呀,那又另当别论了,学校领导讲的话当然算数。”门卫脸色开了些,道:
“拿你的录取通知书我看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你就可以进去找你们系领导报到了。”
能进凤京大学的,将来都将是祖国的栋梁之材,谁又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有有求于他的时候
所以一般情况下,门卫倒是不敢为难里面的大学生的。
少年有些手忙脚乱地取下背包,翻了老大一会儿,这才从包里取出了一个报纸包着的小包裹,然后一层一层的翻开
从里面拿出了右下角凸印着金灿灿的“凤京大学”字样的录取通知书来。
门卫接过翻开一看,愣了一愣,问道:“你叫秦香?中文系的?”
“是的,我叫秦香,今年中文系新生,从陕西来的。”秦香很是不好意思地道。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个人看到他的名字,都会感觉到怪怪的
这名字听起来绝大部分人都以为是女生,哪会想到会是他这样一个看上去有些笨笨的男生。
“中文系在五院,过了小桥往中间走,在校区中部,图书馆正西面,静园草坪东侧,你到一楼找学工处报到,会有人接待你的
如果不认得路,可以问一下来往的学生。”门卫把录取通知书还给秦香,很尽职地给他指出中文系的位置来。
“谢谢领导。”秦香一脸感激地跟门卫道了谢,放好录取通知书,背起背包便向里面走去。
“想不到我也能上凤京大学,老天对我秦香还真是不薄。”站在小桥上面,看着前面一栋栋古色古香的建筑,秦香心里颇是感慨。
此时已经接近中午,校园里有不少来往的学生,看到秦香,很多人都会好奇的瞅上一眼
估计在想这男生也不知道从哪个山沟沟里出来的,活脱脱一个土老帽。
“这人哪来的,不会是从外面混进来的小偷吧?”秦香过去之后,两个女生在他身后小声议论道。
“小偷还好一些,大不了破点财罢了,别是什么变态杀手,又玩又杀的那种可就惨了。”
“噫,小莉,你别说了,说得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跑出来了。”
“我也是猜测嘛,你看他那低着头东张西望的贼样,一看就不象是好人。”
……
“难道我长得很恶心吗?还是我的额头上印有‘贼’字?”微低着头走路的秦香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是有些郁闷
心道:“平时照镜子的时候,我怎么觉得自己比古天乐帅多了?难道是我自己看走眼了?”
被那个女生一说,他干脆抬起头来,昂首挺胸,大步前进,只不过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还是忍不住会偷偷的瞅一下过往的女生。
仿佛是一个从来没有看见过女生的二子,只不过人家女生若是突然瞥过来,他就会脸红的低下头去。
他昂首阔步的样子倒是很有些派头,只不过,却又被过往的一些男生女生当成了有些恶心的神经病。
出现在他前面的女生纷纷象是避瘟神一般的给他让路,看到这样的情形,秦香是彻底的无语了。
中文系在凤京大学是一个大系,秦香看到那偌大的一栋教学楼,心情也是激动不已,不过想起刚才在路上看到那些男生女生的眼神。
他心里没有一点底气,喃喃道:“我该怎么去完成这个任务啊,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杀死一百个敌人。”
“同学,请问……”
秦香随便拦住了一个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女生,刚想问学工处在哪里,看到这女生的脸,他便即觉得脑子有点儿晕眩,说不出话来。
及至与那女生的眼光一碰,他慌的忙低下头去,满脸通红地嚅嚅道:“请问,学工处怎么走……”
他的声音小得只怕只有他自己听得见,哪知这女生却是听见了。
看到秦香这般模样,倒是愣了一愣,旋即微笑道:“同学,你问的是学工处吗?”
这女生身着素花条纹的棉质连衣裙,胸前折花束领,鹅蛋脸,眉毛如画,眼睛亮晶晶的,睫毛很长,一双眸子盈着无限的秋水。
未涂唇彩的嘴唇稍显红润,长发披肩,长得极为漂亮,只怕是秦香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女孩了。
“她的声音真好听。”秦香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
不过,他却不敢看这女生,微低着头有点结巴地道:“是……啊,我想找学工处。”
“学工处就在一楼,进门往左边过去就看见了。”这女生看到他这样害羞,倒也没有为难他,微微侧身淡然笑道。
“谢谢学姐。”秦香真诚地道,头却是微低着,目不斜视,似是怕唐突了佳人。
不过,他能够感觉到,此时在距他不远处,已然停留了不少男生。
目光自是无一例外的瞅向了这边,甚至他还能听到他们指着他小声议论的声音。
“这土老帽不会是想泡我们中文系的系花吧?这么蹩脚的搭讪方法他也用?”一个男生讥笑道。
“得了吧,凭他也配,你没看到,就他那山沟沟里出来的黑狗娃,说他是牛屎还算是抬举他了。”另一个男生道。
“就是,你看他那一身行头,全身加起来估计不到50元华币,我看就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洛系花也不会看上他。”
“你这蛤蟆生的,损人也不用损到这个程度吧?我秦香怎么着也是跟古天乐一个档次的帅哥。”秦香心里暗火,倏地抬起头来,向那个男生望去。
这些男生也就嘴巴贱一些,毕竟这里是华夏国最负盛名的大学,倒也没有想过要与他发生冲突的意思。
看到他望过去,一个个的假作在那里欣赏风景,把头都转往他处。
好家在,还真是滞留了不少人,秦香心道。
既然抬头起来了,他也鼓足了勇气向面前这女生望去,当然,还是不敢跟她的眼神对碰,视点集中在她的鼻尖上,避过了她鼻冀以上眼睛。
纵然如此,这女生的下半脸仍然给了他极大的视觉冲击。
女人,为什么你要长这么漂亮,这不是故意在挠人痒痒吗?
“不客气。”洛系花淡然笑道。
“我叫秦香,秦皇岛的秦,香飘万家的香,以后我们就是一个系的了,以后还请学姐多多关照。”
秦香看着她淡笑时那美丽的嘴唇和两边露出的小酒窝,也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了勇气,目光终于再度上移一寸,大胆的与她的眸光碰到了一起。
虽然是一触即离,却已是他平生第一次。
他本来是想伸出手来跟洛系花握一下手的,可是他再怎么鼓着勇气,那手却象是有千斤之重一般,楞是举不起来。
“你是这届的新生?”洛系花听到他的名字,只是略略一愣,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不过她自然知道周围有很多男生在驻足议论,但俨然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情景,泰然自若,当作没看到一般。
而秦香的情况却引起了她的好奇心,本已想要迈出的脚步在听完秦香的话后又收了回来。
“是的,我今天才来报到。”秦香感觉到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脸上,不禁感觉脸部有点发烫。
耳朵有点发热,心跳也加剧起来,心道:你别这样看着人家好不好,多不好意思呀!
“秦同学,难道你不知道,凤京大学报到的时间超过半个月就当是自动放弃入学资格的吗?你现在才来,估计学校也不会收你了。”
在这件事上,她与门卫的看法倒是一致的。
“呵呵,谢谢学姐关心。”秦香傻呼呼地摸了摸头笑道:“我事先跟学校请过假了,学校也同意了,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吧。”
“还有这样的事呀!”洛系花似是松了一口气,淡笑道:“那你快去报到吧,不然一会他们都要下班了。”
“谢谢学姐。”秦香很是客气地又道了声谢,正想往里面走去,却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无比温柔的声音:“洛语,你下课了。”
秦香往旁边移了两步,转身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皮鞋擦得锃亮。
头发梳得十分齐整的高大青年手里捧着一束白色的玫瑰款款走了上来,脸上带着深情的笑容。
走到洛语面前,双手把玫瑰递向她,柔声道:“洛语,送给你!”
秦香在来凤京大学之前,曾经恶补了一些关于恋爱的知识,知道白玫瑰在爱情上代表的是纯纯的爱、天真、纯洁、尊敬和高尚。
这青年给象是仙女一般的洛语送白玫瑰,倒甚是配她。
“原来她叫洛语,这个男的,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吧?”秦香心里闪过了一丝失落,心里轻轻一叹,迈步向里面走去。
“仉俊,我说过,我不会收你的花的,请你收回去吧。”洛语十分冷漠地道。
秦香本已迈出了三四步的脚不禁停了下来,心中竟然有一丝淡淡的喜悦淌过,转过身来看着仉俊和洛语两人。
“洛语,你知道我喜欢你,我没有女朋友,我知道你也还没有男朋友,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做我女朋友,我一定全心全意地去对你。”仉俊斜跨一步,拦住了想要离去的洛语。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请你让开。”洛语冷冷地道,微微侧身,想要从仉俊的旁边走过去。
“洛语,你现在不喜欢我也行,因为你对我还不了解,不如我们先做普通朋友,然后再慢慢培养感情,如果交往之后你还是不喜欢我,到时我一定会退出的,洛语,请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仉俊倒退着移了两步,又拦在了洛语的前面,尽量摆出最深情的表情,以极为诚恳的语句说道。
“没有这个必要。”洛语对他似乎不但没有一丝好感,反而象很是厌恶,迈足又想走开。
仉俊倏地伸手去抓她的左手手腕,嘴里说道:“洛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不用做得这么绝吧?”此时他的语句,已经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
洛语一缩手,往后退了两步,因为事出突然,差点儿站立不稳,她的脸上也露出了怒色,斥道:“仉俊,请你放尊重些,不要以为我洛语会怕你。”
仉俊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了,却还是上前一步道:“洛语,我是认真的,并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这样吧,我知道你下午没有课,中午我请你吃饭,当我为刚才一时冲动做出了过激的行为向你道歉,好吗?”
“我没空,请你让开。”面对仉俊的死缠烂打,洛语颇感无奈,看到他上前,又向后退了两步。
“洛语……”仉俊刚想上前,却发现他与洛语之间多了一个人。
“人家都说了不喜欢你,你不觉得你这样有些过份了吗?”秦香炯炯的目光盯着仉俊,淡淡地道。
对着女孩子他会感到十分不自然,甚至还会脸红,对着男人时,秦香倒是十分镇定的。
“你是谁,关你什么事,让开!”仉俊想不到在凤京大学里竟然还有人敢来阻止自己。
刚才那些围观的男生看到自己上前向洛语示爱,早就躲得远远的去了,这乡巴佬倒好,不但不避,反而拦在了中间。
加上洛语对他的态度强硬,他本就窝了一肚子气,秦香上前拦阻,怎不让他气愤?想也未想,伸手大力一推秦香,想把他推到一边去。
“唉哟——”
仉俊的手还没有碰到秦香的肩膀,但觉手臂一痛,一屁股大力涌来,他那高大的身躯便向后摔了出去。
啪的一声爬跌在地,待他挣着坐起来时,感觉到手掌一阵湿辣,摊开手掌一看,两手已然满是鲜血。
“做男人,就应该有个男人样,象你这样追女孩子,我都为你感到羞耻。”秦香淡淡地道。
他还是以先前的姿势站着,刚才他是怎么出手的,不要说身后的洛语看不清楚,就算是局中人仉俊也根本看不清楚。
不过秦香脸上的不屑以及口中的讥讽之意,却让仉俊理智全无,愤怒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呼地一拳向秦香的脸上打去。
秦香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仿佛没有看到仉俊的拳头似的。
“小心——”
洛语在后面惊叫了一声。
“啪”
就在仉俊的拳头离秦香的脸还有不足五寸的时候,却突然停顿了下来。
而他的拳头,此时正稳稳地被秦香抓在掌心,仉俊是进也进不得,想要把拳头抽回去,却发现拳头仿佛被嵌进了石头生了根似的,哪里动得分毫!
“你……放开我!”
仉俊一张俊脸胀的通红,身体在扭动着,可是无论怎么扭也抽不出拳头,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色厉内荏的喝道。
“好!”
仉俊此时正大力的往后抽手,秦香手掌突松,仉俊高大的身躯呼地倒退摔去,蹬蹬蹬急走几步,啪地仰倒地上。
洛语上前两步,关切的问道:“秦同学,你没事吧?”
秦香一碰到她的目光,脸色一红,不自觉得的微退了半步,傻傻地道:“没……没事,不过他好像有事。”
“他有事是他活该,谁叫他先动手打人。”洛语不屑的瞥了仉俊一眼,冷冷地道。
仉俊很快从地上狼狈地爬了起来,洛语问秦香的情形他自然是看到了,想不到被打了的人她不问,反倒去问打人的人有没有事。
一屁股妒意涌上心头,瞪着洛语大声道:“洛语,这样一个从山旮旯里出来的野蛮人、黑狗娃,也值得你去关心的么?你不要自贬身份好不好!”
好了,自己先动的手,人家反抗倒变成野蛮人了,这年头,倒打一耙而不知羞耻为何物的人也太过于嚣张了点吧?
秦香无语的摇了摇头,淡笑道:“我的确是从山旮旯里出来的,的确也很野蛮,不过一般都是建立在别人先对我野蛮的基础上。
刚才是谁先动的手,我想周围的帅哥美女们都是长眼睛的,是谁野蛮,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还有,请你不要再骂人,谁都是娘生父母养的,除非你是蛤蟆生的,那就除外,也不在我认知的范围内。
我不生气,并不代表我没有脾气,秦香生气,后果很严重的,这个我不得不事先告诉你。”
此时外面的确是围着很多学生,听到秦香的话,想笑又不敢笑,似乎对仉俊都颇为忌惮。
洛语一脸诧异的瞅着秦香,感觉到这个看到女孩子的眼神会躲开、会害羞的男生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当真是别有一番味道
看他淡然自若之样,真是男人极了!心想:“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男孩?”
此时的她,竟然有些想去了解这个奇怪少年人的冲动。
“洛语,你说一句公道话,你看你看,这是斯文人讲的话吗?”听到秦香不带脏字的骂人的话,仉俊气得直想吐血
可是刚才吃过亏,知道自己断然不是这小子的对手,自然不敢再上前丢人,只好在口头上讨些同情分。
“我看他就比你斯文得多。秦香,别理他,我带你去学工处报道。”洛语冷冷地瞧了仉俊一眼,竟然伸手拉了秦香的手便往中文系大楼里面走去。
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于愤怒还是心底那一点点儿好奇心在作祟,想也没有想便拉起了秦香的手
虽然拉了之后颇是有些后悔和羞涩,芳心亦是噗噗,但想想拉都拉了,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
放开倒可能被旁边误会,当下便也顾不得旁人诧异的目光,小手反而握的更紧了。
那一刻,秦香明显的感觉到一屁股强大的杀气从围观的男生身上逼来,那是一种出自于嫉妒的杀气,若是胆小的,估计能被它杀死数回。
只不过,他瞬间便被手里那一团暖暖的、软软的、滑滑的感觉给淹没了,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额头上竟然有汗水挤冒而出,迷迷糊糊的随着洛语进了中文系大楼,至于外面此时是怎么样的一个哗然情形,早已不是他还能去想的事情。
直到洛语松开了他的手,秦香脑子还处在那一片温软的包围之中,手还傻乎乎的举着在空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喂,秦同学,你怎么了?”洛语轻唤了他几声,见他还是张着嘴傻乎乎之样
想起刚才自己的举动,亦是不禁粉脸霞红,羞涩轻轻一推他的肩膀,有些羞恼地道。
“啊——”
秦香终于从无限的温软感觉中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又赶紧移开,懦懦的道:“对……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我听的不是很……啊,是我没听清楚。”
洛语十分无语的瞅了他一眼,有种想要掐人的冲动,这在以前的她,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想想自己跟他又不熟,便很快把心中萌生的那屁股冲动给掐灭了
脸上恢复了那副恬静之色,淡然笑道:“没有什么,我见你神不守舍的样子,所以问问你怎么了。”
秦香却是再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很老实地道:“那是因为……那是因为第一次被女孩子握着手,所以……”
他嘴里说着,脸上古铜色的皮肤却又爬上了一层红色,那低着头的样子,活象一个害羞的大媳妇儿。
“噗嗤——”
洛语忍不住呵呵笑出声来,都二十一世纪了,90、小2后年轻人的时代,竟然还有这么害臊的男孩,倒是她平生第一次见。
“你……你笑什么?”秦香满脸滚烫的偷偷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傻傻地问道,却又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
“没什么,我们先去学工处。”洛语强忍着笑意,瞥了他一眼,转身盈盈向前面走去,秦香则是傻乎乎的跟在后面。
接下来的报到是出奇的顺利,如果不是秦香的那身装着打扮,洛语甚至认为这小子,是不是跟校长院长有什么亲戚关系抑或是身后有什么强大的背景。
你说吧,哪有一报姓名,看了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然后什么也不问,准考证、分数条什么的一律不用看。
便给了他宿舍的钥匙和校园一卡通的卡,甚至还不用交费,其他的什么手续,根本就不用他再去跑,这怎么不让洛语感到奇怪。
本来洛语心里还有些纠结,不知道在学工处报完到后是不是再陪他去办理其他手续,这回倒好,比一卡通还要简单容易,她先前的纠结也是白纠了。
“谢谢你秦同学。”两人出了中文系的大楼,洛语微瞥了秦香一眼,十分真诚地伸出手来道。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洛学姐,耽误了你这么多宝贵时间,真是不好意思。”秦香甚是羞怯的伸出手来跟她的小手握在了一起。
感觉滑软而温暖,目光不自禁的瞅了她的手一下,纤纤细指,修长而饱满,如削葱之根,肌肤上似乎泛着一层淡淡的莹光,象是透明的一般。
指甲不短不长,恰到好处,修剪得极是整齐秀美,没有涂指甲油,甲背淡淡的健康红润之色,更衬出其天然的美感。
秦香不敢多看,目光一瞥之下便即收回。纵然如此,他还是一脸的滚烫,仿佛觉得自己唐突了佳人一般。
手掌感觉到了她纤玉柔荑的瞬间温暖之后,也赶紧缩了回来。
“你自己去宿舍吧,我就不跟你去了,有缘再见。”
洛语似乎也习惯了他的羞涩,告诉了他他所在宿舍的大致位置,这才落落大方的一摆手,转身盈盈而去,走得几步,却又突然转过身来道:
“那个仉俊在凤京大学和在外面都很有一些能量,以后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我想以他的肚量。
估计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的,如果因为我的事而伤害到你,那并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秦香道:“这点洛学姐尽管放心,他不能拿我怎么样的。”
“嗯,但愿不会有什么事,但你还是小心点好。”洛语说着又瞅了他一眼,突然笑道:
“其实我也是这一届的新生,你叫我学姐,以后可不能再改口了。”说罢这才满脸笑容的走了。
目送着那轻摇慢摆的婀娜身影远去,秦香张着嘴出了好大一会神,这才有些迷糊的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10月的凤京已然有些凉意,秋的萧瑟已经很是明显,落叶扫风,平湖秋意,莫不凸现。
走在凤京大学的校园里,想着先前的事情,秦香久久没有平静得下来,对于校园里美丽的风景他提不起一点儿兴趣。
脑子里一直都在浮现着洛语那娇俏的容颜,心道:“如果我的目标是她,那该多好,也不知道那个风萧萧长的什么样,不会是史前动物那种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又不禁在心里暗暗祈祷。他不奢望风萧萧长的跟洛语一样漂亮,哪怕有洛语一半的漂亮,他也就知足了……
 
华夏医疗论坛一直致力于推动帮助民营医疗产业发展,是嫁接民营医院各营销团队与职业经理人“桥梁式”网络互动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