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739阅读
  • 0回复

老公因我房事太猛进医院,医生竟说软骨断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0362
铜币
28754
威望
237547
贡献值
1000348
银元
1000497
好评度
100056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7
    “我的老公,好像......有些性冷淡!

结婚两年后,我终于受不了心里的压抑,将心底的秘密说给了我的闺蜜听但是,从倩倩惊愕的眼神中,我知道这个秘密吓到她了。

“怎么可能!”她尖声说道。

“是真的,他一个月只在排卵日的那两天要我,其余时间碰都不碰我下。”

我苦笑的说道,端着咖啡的手都在颤抖。

“他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还是说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倩倩替我分析道,表情也变得非常严肃。

“他每年都会做身体检查,没发现有什么问题,肾也挺好的,外面应该没有别的女人,我查过他的手机,也曾经跟踪过他几天,都没发现他和哪个女人走的近。也许是我魅力不够吧!让他对我提不起性/趣。”

听完我的话,闺蜜大口喝完瓶中的奶茶,然后突然拉起我的手说道:“走,去买点性感的衣服,你确实穿的太保守了,对了,还要买点情/趣睡衣和内衣,今晚给你老公一个惊喜。”

她笑的一脸暧昧,边说边拉我往外走。

晚上的时候,我将卧室的灯光调成暖黄色,穿上今天特意买的情/趣睡衣,付钱的时候,好友倩倩保证的对我说,今晚季明风看到你穿上这性/感的睡衣后,肯定会变成一头狼朝你扑来。

我有些紧张又期待的等待着季明进来,手又将领子再往下拉低了点,露出诱人的胸/脯。

十几分钟后,洗完澡的季明风走了进来,看到我后,只是愣了下,没有多兴奋,也没有露出别的表情,和以往一样,淡漠的让我心里发堵。

“老公……”

我将声音放轻,柔的连我自己都起了一声鸡皮疙瘩。

“嗯?”

明风继续擦拭着头发,目光并没有在我身上多停留,而是瞥向另一边。

“老公,我想要!”

我走到季明风的身边,双手圈着他的脖子,嘴唇扫过他的耳朵,娇声说道,我心里想,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估计都不会拒绝这样的邀请。

“今天是你的排卵日吗?”

明风将我圈在他脖子的手拉开,表情非常认真。

我啊了声,有些恍然无措,心里突然非常难过,伸手狠狠推了下季明风,喊道:“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排卵日才和我上床?你告诉我啊!”

季明风也许没料到我会突然情绪失控,脸上透着一抹心慌,拉着我的手安抚的说道:“小悠,你也知道我工作忙,每天都累的像条狗一样,哪还有多余的心思想别的,好了宝贝,别多想,乖,睡觉了。”

说完还温柔的亲了亲我的脸。

如果是以前,被他这样哄哄,肯定不会再多想,但是今天我却委屈难过的想哭,两年了,从结婚以来到现在,几百个日夜,我和他上床的次数,简直能数的过来,每个月,都是算好了排卵日他才和我上床,其余时间连碰都不碰我下,即使我有时候会央求他,他也从来都是敷衍的说他累了来拒绝我。

---------------------

每个认识我的人都羡慕我,说我嫁了个十全好男人,温柔多金又帅气,更重要的是不在外面拈花惹草,但他们不知道,再完美的婚姻也有缺陷,而这个缺陷就是,我的老公对我没性/趣。

我双手捂住脸,两年来的压抑和委屈全部化成今天的泪水。

“好了,别哭了,多大点事,别把妈给吵醒了,我今天是真的很累,如果你真的想做,我会满足你。”

季明风伸手将我搂在怀里,然后往床上带,透过泪水,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烦,瞬间我泪流的更凶,哭咽的询问他:“明风,你爱我吗?”

我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

“宝贝,我当然爱你了,你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吗?”

他说完就吻住我的嘴,将我压在床上,手伸进我的领口里。

当结束后,他和往日一样走进浴室去洗澡,好像我身体有多不干净一样,我仰躺在床上,今晚虽然让他和我上了床,但是我却没有一丝高兴,反而心里更加堵的慌。

第二天醒来,我整个人精神都不太好,昨晚失眠了,眼睛也肿的跟个核桃一样,季明风弄了两个煮熟的鸡蛋,在我眼睛上滚了会,看着他认真又温柔的表情,心里多少有些感动,除了上床这件事之外,他任何方面都对我很好。

“公司附近新开了一家法国菜,等下班后,我就来接你一起去吃好吗?”

他温柔的说道,看着我的眼神也非常的真挚。

这个男人总有办法让我对他生气不起来,我点了点头,答应了他。

他吐出口气,似乎是松了口气,看到他这样,我更难以再生气,脸上也多了笑容,敷完了眼睛后,我立即帮他配好今天要穿的衣服,两人从卧室出去的时候,婆婆已经将早餐做好。

眼睛因为敷过,我又化了点淡妆,所以婆婆看不出我昨晚哭过,三人开开心心的吃早餐。

老公去上班后,我准备去书房,前几天接了个翻译的单子,过几天就要交了,得赶紧做才行,从结婚后,明风就让我辞了工作,说我工作太辛苦,他养着我,但待在家的日子大多数时间是无聊的,所以有时候我会接些翻译的单来做,以此来打发时间。

我刚走到书房门口,就被婆婆叫住,询问我:“小悠,昨晚你是不是和明风吵架了?”

“妈,没什么事,您别担心,我和明风挺好的。”

也许是昨晚我的哭声被婆婆听到了,又或者是我那肿了的眼睛还是被发现了,我笑着说道,不太想让面前的老人担心,况且上床这种事也不好开口说。

“明风工作忙,平时没怎么陪你,你要多理解下他,我也会和他说说,让他多陪陪你。”

婆婆拉着我的手说道。

“妈,我知道。”

我再次笑了笑说道。

“对了,我昨天去药店买了几个验孕棒,我去拿给你。”

婆婆没一会就从自己房间里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我,我打开看了下,足足有十几个验孕棒,我无奈的说道:“妈,不用买这么多的。”

“每个月多测几次,对了,我买给你的药还在吃吗?吃完了就告诉我一声,我再去买,那个医生的药非常好,好多七八年没怀孕的女人,吃了几个疗程后就怀上了。”

我很想告诉婆婆,不是我怀不上孩子,而是你儿子根本不怎么和我做,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样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苦笑。

------------------------

我将验孕棒拿到卧室,然后到书房打开电脑,准备工作,刚翻译了几个句子,倩倩就来了电话,一接通后,她就嘿嘿的笑,然后询问我昨晚是不是被季明风做的今早起不了床。

听到好友的话,嘴巴里直泛苦,“倩倩,我翻译的单还没做完,我先忙了。”说完就急忙挂了电话。

工作能暂时让我忘记所有不愉快,我将所有心思全用在翻译上,一天下来,竟然效率比往常都高,原本两天完成的单,一天就被我搞定了,我将翻译好的单发邮件给客户,弄完后,我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一转身竟然看到季明风站在门口,正看着我。

“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是叫你别工作的吗?这样整天对着电脑不好,对怀孕有影响怎么办?你现在应该好好养好身体。”

虽然语气是关心,但是我看到他眼睛里闪过更为复杂的神色,我看不透。

“这单已经做完了,以后我会尽量少接单。”

我做出妥协,亲昵的挽上他的胳膊。

季明风见我听他的话,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我给妈说了,今晚我们在外面吃饭,你快去换衣服,我在停车场等你。”

开车到餐厅后,没想到生意很好,不过还好明风早上就预约了位置,刚坐下没多久,还没开始点餐,就有个男人走到他们餐桌旁,笑着询问道:“能拼个桌吗?季总!”

我抬起头看向这个陌生男人,有些瘦,但皮肤很白,相貌清俊,似乎还喷了点香水,淡淡的香气钻入到了我的鼻子中,味道挺好闻的,他笑着看着季明风,听他叫季总,两人应该是认识的。

季明风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有些惊讶还有种另外的情绪,他看了男人一眼,又看向我,用眼神征求我的意见,我立即大度的说道:“坐下吧!你和明风是同事吗?”

“我是他下属,季总对您可真好,真是羡慕。对了,我叫汪晟。”

看着伸过来的白净又修长的手,我不禁想着没想到一个男人的手竟然这么好看,让她这个女人都有些羡慕,我礼貌性的也伸出手握了下,然后回道:“你好,我叫秦悠。”

原本两人的晚餐,变成了三人,多少对我心情有些影响,但也不好表现出来,不过这叫汪晟的男人却也风趣幽默,晚餐总得来说很愉快,只不过季明风似乎对于这个下属的突然打扰,有些生气,紧绷着脸,也不怎么说话。

回去的路上,我有些八卦的询问道:“老公,你知道汪晟有女朋友了吗?”

“问这个干吗?”

季明风对于我的询问有些惊讶。

“我觉得他样貌性格都挺好的,要是没女朋友,我想把倩倩介绍给他,你说好不好。”

想到倩倩就喜欢这种汪晟类型的。

“不好,别打他主意,他已经有爱的人了。”

季明风语气有些凶,看过来的眼神都带着凌厉和寒意。

我真很少见他这幅摸样,立即有些吓到了,嘟了嘟嘴说道:“我只是问下,你这么凶干嘛。”

季明风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太凶,伸手揉了揉我的头,“你如果真想给倩倩介绍男朋友,我公司还有很多好男人,到时候约个时间,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

被他一安抚,我转眼就忘记了他凶我这件事,也没有深入去想,为什么他会这么反常。

直到后来所有的事情都被我发现后,我才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那样。

-----------------------

回到家,婆婆端给老公一碗汤,说是补肾的,目光还朝我这边看了两眼。

“妈,你操这个心干嘛,我身体挺好的。”

老公有些嫌恶的看着手中的汤,看样子是不想喝。

“补补身体有好处,这汤我可是用了好几种药材熬的,快,喝了。”

婆婆催促道,眼神里带着希冀,好像只要儿子喝下这碗汤,明天我就能生出个大胖小子。

老公一直孝顺,被他妈说的两句,也就乖乖的喝下了那一碗大补汤,喝完后就进了卧室,拿了衣服去洗澡。

婆婆将我拉到一边,拿出一个黑色的符,表情非常认真,“小悠,这是我从庙子求来的符,这可是求子符,只要戴满一百天,肯定能怀孕。”

“妈,这东西……”

我本来想说这东西是骗人的,怎么可能戴满一百天就能怀孕,有也是碰巧,只不过看着面前老人一双充满希冀的双眼,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叹了口气的接过黑符。

“戴上,一定要戴上。”

婆婆又抢过黑符硬是戴在我的脖子上,戴完后,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无奈苦笑,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满心期待的以为老公会对我做点什么,但是直到枕边传来呼噜声,他都没有碰我一下,甚至连抚摸也没有。

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但是有时候失望多了,就会变得麻木,黑暗中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闭着眼睛,却一直睡不着。

就在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身边的人坐了起来,我感觉到目光落在我的脸上,然后就是下床开门的声音。

刚刚的一点瞌睡虫,又没了,只好在心里数羊,但数到了一千只,人还是特别清醒,这时候我也意识到老公似乎出去很久了,就算是上大的,也不用这么久啊!

突然从静谧的黑暗中隐隐传来一声压抑的哼叫声,语调非常奇怪,有点像男人做那事时发出的声音,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我坐了起来,然后赤着脚走出门,我原本以为老公在厕所,但是厕所的灯没开,只有书房的门缝里有微弱的光亮。

老公在书房,我立即走了过去,越走近,那撩人的声音越发清楚,我的心脏也不由自主的加快跳动。

我试图打开门,但是动了动门把,却扭不开,应该是老公从里面反锁了,我只能放弃,耳朵贴在门上,想听清里面到底是在干嘛。

只不过越听越不对头,里面像是在播限制级影片,不断传出哼哼啊啊声,光听声音就能想象影片的火辣程度,只是我此时却惨白着脸,表情也非常震惊,因为我听了这么久,只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没女人,叫声也是男人的。

“哥哥,用力点,再深点……”

“爽/死你这个骚/货!”

门后再次传来不堪的声音,我听的清清楚楚,这是两个男人的对话。
 
华夏医疗论坛一直致力于推动帮助民营医疗产业发展,是嫁接民营医院各营销团队与职业经理人“桥梁式”网络互动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